Majiajun full disclosure of doping incidents-txplatform

Posted on

Majiajun stimulants full disclosure left for Ma Junren original title: magic medicine hit Majiajun Majiajun doping for this sort of thing, I did not pay much attention, and even some want to avoid Italy, this is because a Majiajun honor than non general sports teams, the influence of international and national and the races are relatively large, Lane is bad and I was criticized; two think about it a bother too much, too, is not easy to use sufficient facts and arguments about report clearly, the parties do not want to mention the suffering unspeakable grief. In the beginning of the interview, more and more attracted my attention, a shadow like a driving wandering spirit, shrouded in wandering in every Majiajun member of the heart, trying to avoid it. The long-term use of drugs, to the number of outstanding athletes is also weak bring quite persistent profound harm. Both physically and mentally. Later developments until the mutiny, are closely related to the matter, to bring the horse have a lot of trouble. Neither I nor the interviewee was able to escape the terrible specter. I have to be serious. During the interview, Majiajun from the staff to the assistant to the athletes, almost all sad about this problem. The lesson is very painful. I was very sad. According to my investigation, the IAAF tested by flight test officer to "raid" Majiajun, the action should be four times. Can detect doping, the key lies in: this team is in the adjustment stage, is actively preparing for the stage. As in the adjustment phase, the players before the war ended, no need to strengthen the training, limited sources of drugs, usually there is no natural drugs, check out. As in preparing for the training stage, entered the countdown, various means are used, some sports teams in all day and night use, then check a urine test if can catch magic medicine. For Ma, after flying four times, the time is: for the first time, at the end of December 15, 1993, Majiajun Gao Fengnian team into a period of adjustment, the biggest in recent years, Ma Junren is enjoying the honor, a week after the resignation Naoqi, focus on the official and business field, the location is in Shenyang. Second times in Shenyang, from the first test in two and a half, in March 8, 1994, the team turned away all the events are still adjusting, old Dalian is busy with the base construction. Between the two drug tests, the old rate Department went to Beijing to run a marathon relay race in February 20th, and the speed was two minutes slower than the previous year. The two test officer flying in Shenyang team are in stopping point, Majiajun safe and sound, the normal media reports. Since then, Majiajun moved to Dalian in late July, when the first event is the Asian Games in Hiroshima in late August, actively preparing to Yunnan to enter the plateau training, preparing for the October visit to Hiroshima. At this time, is really a variety of means together, day and night in medication. A month later, in September 21st, the old horse down the mountain, from Kunming to Beijing by train. At this very crucial moment, the IAAF second 马家军兴奋剂事件全文披露 左一为马俊仁   原标题:药魔重创马家军   对于马家军使用兴奋剂这档子事儿,我起先并不太重视,甚至有些想回避之意,这是因为,一者马家军的荣誉非一般运动队可比,国际间、民族间、人种间的影响都比较大,弄不好我又得挨批;   二者觉得了解起来弯弯太多,太费事儿,不容易用充分的事实和论据报告清楚,担心当事人不愿意提起这个有苦说不出的伤心事。   而 在采访开始以后,情况越来越引起了我的重视,兴奋剂阴影像一个驱不散的幽灵,笼罩在游荡在每一个马家军成员的心头,想躲也躲不开。长期使用禁药,给这批优 秀的同时是弱小的运动员带来相当持久相当深刻的伤害。生理上的,精神上的都有。后来的事态发展直至兵变,均与此事密切相关,给老马带来的烦恼也不少。   无论是我还是被采访者,都无法回避这个可怕的幽灵。我必须严肃起来深沉一把。采访中,马家军从工作人员到助教到运动员,几乎全部伤感地谈到了这个问题。教训是十分沉痛的。我心里非常难过。   据我的调查,国际田联药检官采用飞行药检的办法“突袭”马家军,大的行动应是四次。能否查出服用禁药,关键环节在于:这时候的队伍是处在调整准备阶段呢,还是处在积极备战阶段。   如在调整阶段,队员们前番大战业已结束,训练无需强化,药物来源有限,通常情况下没有禁药,自然查不出来。   如在积极备战阶段,训练进入倒记时,各种手段都用上,有的运动队日日夜夜都在用药,这时候一查一个准儿,验尿验血都能逮住药魔。   对于马家军,经历飞检四次,时间是:第一次,1993年12月15日,马家军高峰年的结尾,队伍进入几年来最大的一次调整期,马俊仁正在享受荣誉,一周后闹起辞职风波,注意力集中在官场和商场,受检地点是沈阳。   第二次还在沈阳,距首次药检两个半月,即1994年3月8日,队伍推却了所有赛事仍在调整,老马正忙于大连方面的基地筹建。   在两次药检之间,老马率部进京在2月20日打过一场马拉松接力赛,全程速度比上年慢了两分钟。药检官两次飞来沈阳,全队都处在停药当口,马家军安然无恙,媒体报道正常。   此后,马家军七月下旬搬家到大连,当年的重头赛事是广岛亚运会,八月下旬积极备战,到云南进入高原训练,准备十月份出征广岛。   这时候,确是各种手段一起上,日日夜夜在用药。一个月以后,即9月21日,老马率部下山,乘火车从昆明赴北京。就在这万分紧要关头,国际田联第三次飞行药检马家军,可怕的局面就要来临!   此时此刻接受检查,一查一个准儿。而万分危急中又有万分幸运,巧的是药检官于9月22日飞向了沈阳,南辕北辙,扑了个空。马家军的位置正在疾风北行的漫漫铁道线上。后面我将写到这次药检的历险经过。   当药检官最终在北京查到马家军时,时间已是9月28日,即老马得知消息4天以后了。这4天中,老马抓紧机会采取了相应的补救措施。对于此次药检,事发前后未见任何报道。这第三次最为惊险。   第四次飞检这支队伍,时间就到了1995年的春天,兵变已经发生,昔日马家军全体老队员已经拒绝用药很久,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我觉得基本上回答了读者的提问,后面尚有详述补充。回顾1993年底到1994年的三次飞行药检,前两次本来就没有服药,但查无妨,第三次地点阴差阳错,有惊无险。   但是,这三次药检却给老马和全体队员的心头蒙上了无法排遣的阴影,冷汗也没少出,对老马和队员们的打击异常沉重。   通过国际田联对马家军的前两次检查,许多中国人才知道飞行药检这个新鲜词语。飞行药检与赛场药检的不同之处在于,国际体育组织没有事先通知任何人,药检官就突然出现在某国运动队的驻地。   他 们避开该国体育当局,或持旅游护照以游客身份入境,或持商务护照以商人形象出现,或随同某个与体育不搭界的代表团云游,然后突然如天兵天将一般,冷不丁就 站在了你的面前,亮出个人身份证,拿出了权威性的授权书和独立取集尿样证书,同时拿出被检国体育组织早已签署的合同函件。   例如飞来中国检查,他就要出示中英文原件,要求你立即履行合约接受检查。此项国际措施,是所有会员国必须遵守并积极配合的。   合约规定,运动队接到通知后,必须在规定时间之内接受检查,否则将取消该队今后一年内的参赛资格。药检官按照抽查计划,点谁查谁,缺一补四,毫不留情。   我们接着讲马家军的故事。   第 一次和第二次飞行药检马家军之后,很长时间没有准确音讯,迟迟不见结果出来。国内反映亦不明朗,人们既不敢乱猜测,又不敢下断言,笔不敢乱写,话不敢乱 说。我查了一下那时的报纸,多以马俊仁打头炮指摘怀疑者开道,反正老马那阵子没有退路,他只能那么说了。《工人日报》一篇文章,笔法有趣,署名张力平,被 多方转载,读罢令人联想不少:   …… 马家军队员尿样的小瓶,很快就被带回国际奥委会设在挪威的实验室,之后便杳无音讯。许多人在焦虑中默默地等待,而迟迟不见消息过来,十有八九没有事了。中 国体育官员私下里如此推测,希望最终就是这般结局。没有人敢公开下断言,都怕栽了大面儿。还是瑞典的一家报纸最先捅破了窗户纸,它告诉读者,中国女子中长 跑运动员在最近的赛外检查中,没有出现阳性。   二月初,中国田径协会负责人在综合了各方面迹象之后,小心谨慎地告诉新闻界:马家军通过了这次药检。……许多人悬在心头的石头落地,以为一切都过去了。   可是,反兴奋剂的行家却不这么看。一次通过药检,不等于一生通过药检。那么位杜尼克医生说:“我们必须调查在游泳和田径方面成绩突然提高的原因。我认为,多喝狗肉汤和蛇血还有多吃鳖肉,不能说明这些成绩。”   (见1994年2月23日《工人日报》)   读罢这篇文章,让人心里更不踏实了。再查《中国体育报》,见到邓学政的报道,笔端也不气粗,小邓写道:“记者多方了解有了眉目,马家军药检――从理论上讲,应无问题。”   你 看,所谓有了眉目,还是从理论上讲的,连最了解马家军的记者都不气粗,谁还敢理直气壮?接着查报纸,辽宁记者吉明刚转述了马俊仁的几段硬气话,吉明刚问: “马教练,由于国际田联对马家军的飞行药检结果尚未公布,人们猜测不已,很多读者多次来电或来信询问,有的读者还称,上海某家报纸公开登出马家军此次飞行 药检准出问题的消息,请问马教练,本报应怎样答复读者?”   马俊仁答:“请贵报转告读者,我们马家军的成绩是由多年的刻苦训练而来,我们从未服过任何违禁药物,因此我们坚信此次飞行检查的结果肯定没有问题,也不可能出现问题。当然,我们非常理解人们的心情,我们自己也一样期盼药检结果早日公布。”   许多人读了老马这般说法,也就不愿再想别的,宁可认为马家军什么药也没有吃。过了一星期,吉明刚又发表对老马的访问,马俊仁说:“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因此,我们此次飞行检查的结果没问题是我预料的事。”   吉又问:“有人说,这次飞行药检只能表明马家军这一天没有问题,你怎么看?”老马答道:“是的,怀疑者肯定还有,这都是正常的,我们希望国际田联随时随地再来马家军大本营检查,直至全世界的怀疑都消除为止。”   对马家军的前两次飞行药检,就这么平安无事过去了。   一部分中国人认为,对马家军搞飞行药检,是老外心理不平衡,变着法儿整我们,应当表示义愤!还有人认为,就是马家军吃了药,只要老外查不出来,就是咱中国人的本事!   另一部分人忧心忡忡,明知马家军里头有问题,暗中希望老马谨慎点儿,千万别让查出来。更多的中国人干脆对此没有标准,掩耳盗铃,老马说没吃就没吃呗,管它呢!   鲁迅先生早在1925年就说:“中国人不敢正视各方面,用瞒和骗,造出奇妙的逃跑来,而自以为正路。在这条路上,就证明着国民性的怯弱、懒惰、而又巧滑。”   马家军姑娘们被罪恶的药魔深深地伤害,她们是我们的同胞姐妹。中国奥委会反对兴奋剂的严正立场,正是保护优秀儿女不被继续伤害,弘扬人类真正的体育精神,有了这样一个强有力的保障,马家军的姐妹们和工作人员,不再隐瞒事实真相,勇敢地诉说了她们的苦难。   先后向我反映和证实此事的有关人员,有王军霞、张林丽、刘东、刘莉、张丽荣、马宁宁、王晓霞、吕亿、吕欧、王媛等老队员,另外,后来在马家军任教不到半年的年轻教练李卫民先生,也谈了一些情况。队医张琦女士则表达了她不尽的苦恼。   现在,我根据录音和笔记,先把队员们讲述的主要内容梳理出一个梗概,综合报告给读者们。   九位老队员共同回忆了事件发展概况:早些年我们在体校训练,并没有服用过那些药,那时候只听说过兴奋剂这个词儿,据说国外运动员用的贼多。   大 概是八八年、八九年吧,就知道国内也有运动员开始用了,全国各地都有辽宁的队友,她们回来说,有利无害就能用,老多队伍都在用,不用不好使。我们心里就觉 得人家都在用,咱们再练不也是白练吗?觉得太不公平,心里特恨别人使用兴奋剂。赶后来,选拔到马指导这个组,没来前儿就听说这个组用药比较多。我们年龄 小,为了出成绩,又不懂什么危害,就跟着用。   头几年,马导也没整来什么好药,就是大力补啦那些个玩意儿,数量也不多,效果并不明显。那东西负作用可不小,但是,如果吃不着用的少,还得不公平呢。   到了九一年以后吧,马导手上的药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高级,有口服的,也有针剂,那阵子查的也不紧,就大量地用。   往后长大点儿了,知道这些药挺害人的,尤其对女孩子危害更大,好些队员说话声音越来越粗,大多数队员还得了肝病,有时疼的不能训练,睡不着觉,就产生了抵触情绪,只要马导不监督,一部分队员就把口服的药偷偷扔掉,不吃,但马导打针还是躲不过去。   有时候想,干一回体育,用就用吧,早点儿出了成绩就不干了,又想用又怕用,心里特别矛盾。再往后就麻木了,出不了成绩,马导又打又骂的,还不如瞎用呢。平时打针发药都是正常程序,咱组可用老了,提回来一提兜一提兜的,稀里糊涂过日子。   到了九二年以后,情况发展到痛苦阶段,队友的身体都变化了,说话嗓子老粗,有的也不来例假了。肝病越来越多,各种毛病都出来了,又听说往后可能不会生孩子,或者生畸型儿,笑话我们的人越来越多,别说没有男朋友,有男朋友人家也动摇了,咱心里难过的要死要活的。   兴奋剂就像一块大石头,整天压在心头,憋的人喘不过气来,觉得没人理解我们这些苦孩子。马导变态上火,我们也快变态了神经了,大伙儿都到了崩溃的边缘!有时候又想,吃就吃!猛吃猛跑,哪天突然死在跑道上算了!   九 三年那年刚出了成绩,马上有不少人要回家不干,倒不是不想挣钱出成绩,主要是不想再吃药,再干下去,还得吃那些害人玩意儿,可是不吃又不好使,真跑不动。 不少队员怕家里大人不理解,怕父母逼着自己练下去,就有把过去不敢说的真相,陆续告诉了家里,想让家里大人同情理解咱。   九三年荣誉那么高,还觉得这事关系到国家利益,有委屈搁在心里头,哪敢对人说? 结果,飞行药检一来,虽然没有查出什么,但对咱组队员的情绪影响可不小。   广岛亚运会前躲检药,那是第三次飞行检查,我们像贼一样从火车上下来,躲到八一队,那次真挺玄的。   马导这时候也发慌,总跟我们说,查出谁来谁自己负责,他和组织上都不负这个责任。这不是坑人吗?大伙儿就寒了心。   这样坚持了不到一年,突然听说游泳队出事,大面积给查出来,一下子给我们吓懵了,心想这下可完了,多高明的药都能查出来呀。   马导听说以后受到不小打击,他自己就不想干了,他想退想的发愁,不敢再干下去,害怕发现用药前功尽弃,就越来越不想管我们。   到 九四年底乱了套。队员们最终集体出走,当然原因很多,但其中一个相当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药的压力太大,游泳队暴露,这事太可怕了。出了成绩的队友直后 怕,当时只会说一句话,说见好就收吧!没出成绩的队友想,今后不敢用药,反正也出不了成绩,没希望了,苦也受够了,不干就不干吧。要不然全体队员怎么会那 么心齐?对不?当时我们集体签名辞退报告,别的没写,就写了这么一条。   再往后您都知道了,我们跑出来,又从大连集体回到沈阳。组织上一直做工作,好些事情也没解决,想退退不下来,只好继续在队里呆一段。   不过,我们既然争取了自由,没有马导逼着,就再也不会用那害人的药,这样就发生了败在北京的事。那是头一次不用药参赛,打马拉松接力,谁也跑不动,两条腿那个沉呀!输到第五名。输到底我们也不吃!   接着到五月份,去太原参加全国锦标赛,输的更彻底,赵老师你都看见了,还是跑不动,不用药都不会跑了。干脆全军覆没拉倒!王军霞坚持跑完五千,接着一万就不想跑了。   舆 论界不明白队里的内幕,光说我们离开马导不行啦,背叛了老师啦,给国家造成了损失啦,谁能想到我们的更大痛苦呢?我们知道,谈这事儿挺可怕的,我们跑出来 这么长时间,谁都没敢向记者们讲,所以舆论界都不清楚底细,有些记者知道一点,也不敢写,就是敢写,报纸也肯定不会发表,可苦了我们了!这是一个总的情况 吧。   我沉沉相问:为什么你们就敢跟我讲呢?我不是同样会写出来吗?   她们说:我们合计过,这事儿特别严重,要讲就跟一个人好好讲,讲的细一点儿,啥也不保留地讲,东讲几句西讲几句说不明白,还不如不说,省的小报乱炒烦死人, 最好写的真实全面点儿。   在马家军的苦难太多了,我们愿意最终告诉祖国,告诉社会,以后不要再犯。赵老师您是作家,我们相信作家,我们永远做您的后盾!愿意给您提供一切资料,您可别辜负了我们的期望,写成一本书留给后人吧……   我的心情无比沉重。如今商潮滚滚,多轨多元,阴谋险恶,拜金至上,作家很难担当起社会良知的角色,我们还有那么神圣的责任吗?我们还能肩得起如此严肃的主题吗?我们仍然认同作家职业的崇高吗?很可惜,我们摇摇摆摆总犯迷糊,自轻自贱自娱的时候多。   一 句你是作家,使我出了一身冷汗,一个正直的知识分子,理当对人类基本价值履行维护义务,理当有勇气在一切公共事务上坚守理性,马家军的女娃儿们给我上了一 堂苦涩的训练课。是作家就是要挑起若干责任,这不是别的什么,而是对祖国的忠诚,对人的尊重,对真理的服从。兴奋剂是人间的毒瘤,人类的发展其实就是一个 不断完善自身,不断铲除毒瘤,不断抛弃蒙昧和野蛮的过程。   古往今来的作家们,不论是显赫还是弱微,不论居住何地属于何种民族使用何种语言,都应当集合在一面共同的旗帜下,那迎风飘扬着的大旗上写着“为了人类的日臻完美”,而那旗杆,就是我们的笔呀!   我不能辜负马家军的姑娘们。   按着以上大的线索,我们往下走细节。姑娘们谈到兴奋剂,痛苦不堪,有的叹息生不逢时,有的咒怨马俊仁。   我 则对她们说,老马当然有他的责任,但兴奋剂不是一个孤立现象,不要单纯怨恨哪一个人,更不要把怨恨简单地发泄在你们马老师身上,老马在这场世界性的兴奋剂 大污染当中,同样是一个苦不堪言的受害者,他并不惧怕公平竞赛。每一位对自己的学生使用兴奋剂的教练员,都一定受到过良心的谴责,他们也在愧疚不安呢。   善 于思考的老队员王军霞严肃地说:我们把这些丑事说清楚,是每一个正直的运动员应该做的,我们吃够了兴奋剂的苦,揭露它,并不是针对马导这个人, 而是为了 今后的同伴少受这种苦,不受这种苦。今后我们个人更是发誓不用了,比赛打不上去不要紧,只要我们尽了全力,心里干干净净就行。   有 一次,王军霞回到家中,对父亲母亲沉痛交底,她说:哥哥去世了,我很悲伤。我更伤心的是,由于大量用药,将来,担心我们这群苦孩子不能为爹妈生孩子, 那 该怎样孝敬老人啊? 她悲伤地说,如果真的不能生育,我就去领养孤儿,不知道大连有没有孤儿院?我退役后领养五个八个, 十几个也没关系。我养活他们,抚 养他们长大后上大学,他们都是我爸妈的好孩子,咱家孩子更多啦!――说着说着,她掉下了眼泪。   老人王有馥也对我讲起过这一段,两个眼圈也是红红的……   在沈阳采访的一个夜晚,整个田径队大楼已经入睡。我和张林丽当时的男朋友小耿仍在诉说心曲。   小耿昨天从某大学赶来探望张林丽,带来很多盛开的鲜花,那些鲜花在张林丽和王军霞的宿舍里,被插放在一个大奖杯当中,多日久开不谢,香气浓浓。奖杯可做如此之用,令人感动。孙玉森安排小耿,与我临时住在一间房。夜深了,小耿辗转不眠。他和张林丽从体校开始相恋,风雨同舟。   他深切地表达了对张林丽的爱心,又对她们将来的女性命运表示出无限惆怅。他说,马导用药, 剂量比较大,张林丽曾多次将可能影响生育这一点同小耿交换意见。   因为长期服药,姑娘们性情变的焦躁不安,常常为一点小事着急生气,动不动就发火。小耿说,越是这样,我越要理解她,相信我父母也会理解的。   这是一种多么凄楚的爱情,我听着很有一些悲剧感,于是安慰小耿说,及早停用还不要紧,相信你们的好运。小耿说,现在她们已经坚决不用了,成绩会下降,我们很痛苦,但我们都不在乎。   他渐渐睡去。想想兴奋剂这个恶魔,给体坛善男善女的心灵带来了多么巨大的侵害。灯下,我做采访笔记,听见了小耿熟睡后的呢喃私语,不知他梦见了什么?让我们祝福这些苦难中的人吧……   老队员张林丽回忆:那时候太小,听凭教练指挥,许多事情都不往心里记,印象最深的就是马导常说这样的话,他说嘛,不打针你是一匹好马,打了这针,你就更成了一匹烈马啦,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呱叽呱叽光知道往前冲啊!   吕亿很文静,平时话语不多,她对我回忆:马导在给我们打针时还说,这种药, 是给前线打仗的战士用的,枪子把肚子打个洞,都不知道疼,还要往前冲锋啊!这玩意儿打上不知道累,你们比赛跑到终点, 可要给我站住,可不能跑起来没完呐!他说的真吓人。   是马导亲自打针吗?我问。   姑娘们说:他谁也不会相信,几年来都是他亲自打,使用那种一次性的针管。他总跟我们夸,说这种药是好东西,太好使了, 他指的是EPO,他说谁要不听话, 跟我耍小心眼子,那吃亏的可是你们,我这里手指头动一动,多推点少推点,你们要吃多大的亏?   1995 年5月,我和这批姑娘重逢于太原。她们的教练换成了年轻的李卫民。在太原,打全国锦标赛,张林丽没有服用兴奋剂,她在5000公尺预赛中仅仅跑了一个第 九,惨遭淘汰。事后, 张林丽痛苦地对我叹息:自从干运动员以来, 我没有这样输过,没有丢过这样的人,连小组出线都出不去? 最后一圈, 我眼瞅着人家 往前超,两条腿不听指挥就是上不去,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也不知道了。都是过去用药害的,后遗症,要是干脆从来不用药,也不会是这样!――兴奋剂这东西就 这么坏,你用时它给你无限的痛苦,你停用了它仍然给你无限的痛苦!我说,停药以后身体内部不适应,这跟戒毒一样,肯定有个艰难的过程。你要坚强些,可以挺 过去的。   她默默地点点头。   这次比赛前,教练李卫民安排训练失去把握,他可能误以为这帮世界级强手, 赛前训练不在乎一点儿强度吧?所以在比赛前两天,李教练给张林丽安排了一个8000米强度测检,状态和成绩都挺好,呈现高峰。   没想到两天后,一上场就降到低潮,根本跑不动,水深水浅给估量失误了。   放在过去, 张林丽当然不在乎,一边超量训练一边比赛, 也是常事,仍水平很高。可叹现在不同了,她们早就拒绝用药,赛前需要一点一点往高峰推动。   停药许久以后,运动员不是鸟枪换炮而是炮换鸟枪,赛时又不愿使用双氢睾酮9303、9421等速效药,这样张林丽就落到了最低点。   李教练的悲剧几乎无可逃避,那次比赛的大面积失败,对他的打击相当沉重,赛后, 他很快离开了这支队伍。   服用兴奋剂害死人,而停用兴奋剂也能把人害死。他默默地吞下苦果,任由世人的评说和遗忘。   马家军兵变后,之所以让李卫民执教这个队,是因为他曾经给马俊仁当过一段助教, 过去就跟着老马打过交道。   李 卫民回忆说:我从沈阳体院毕业,回到朝阳市体校当中长跑教练,我出生在军人家庭,我爱人学医,搞药理,懂得这些东西,也有点路子。老马选中我当他的助理教 练,跟这一点有关。再说我从朝阳来,在沈阳没啥背景,人际关系简单,不会坏他的事。以前在高原遇到一块,搞过合练,路子也差不多。   有一次,我领着小队员跟老马一块儿集训,准备出国打中学生国际比赛。那时候药比较缺,经费不足,队员也比较小,轻易不用药。   老马要打针,我的队员也到他宿舍去,他有意不让我看,避开我,这倒不是要对我保密,而是怕我说他用量偏心眼儿,回来我一问,小队员说果然是这么回事,他给我的队员两人合打一支,一人打一半,给他的队员一人打一支,怕我有意见。   那 时候他也在摸索,我们都没经验,结果那次效果相反,他给队员打过量了, 反而跑不动,有的高烧不退,临到出国还跑不上去,只好临时换人。所以说, 老马也 有一个积累经验的摸索过程。队员不到相当承受水平,一般只能两人用一支。后来的队员强了,才发展到一人一支也照用没事儿。   老马用药一惯比别人重视,剂量也偏大。他正式到省里带队以后,首先争取一个项目,就是争当科研先导运动队,这样在用药待遇上可以优厚一些,他是很重视这方面的。后来眼看要出成绩,上边的“照顾”当然更多啦!   九三年经老马提名,在七运会以前的省长现场办公会上定下来,专门把我调到了沈阳。这以前我在朝阳当教练干了十年。 我和老马, 就是这种说好不好,说近不近的关系吧……   李卫民的心情异常沉重。他又来到了人生的路口,今后怎么办?这一行还干的下去吗?   话说到这一步,理当更加深入。   我向多名运动员以及知情人调查“躲药检躲到八一队”这件事。也就是1994年9月下旬国际田联第三次飞行药检马家军始末。这些当事人战胜了怯懦,勇敢地讲出了事件真相,现综述如下:   那是1994年9月份,那次药检对我们的打击最大。当时我们正在云南高原备战亚运会,大概是9月22号吧,国际田联可能也在分析,备战亚运会,马家军肯定会服用禁药,因此突然派人飞来中国,情况没整明白就上了沈阳!   这太惊险了,因为前几次飞行药检,咱们正好都是调整期,本身基本没有用药,所以并不太担心,这次坏了,如果队伍仍在沈阳,那肯定完蛋了。咱们不仅正在使用EPO,也正在配合使用别的药,验尿也完全可能被查出来。   当时, 国际药检的人一出现,留守沈阳的孙队长等人倒抽一口凉气,紧张了个够呛,幸亏这时候队伍恰在云南,说队伍不在沈阳,这就好办多了。老外还是老外, 不太了解咱们国家训练的规律,扑了个空,无形中给我们留下了一个喘息的机会。   其实, 这一天队伍正在火车上,好像是9月21日上的火车吧,从高原下山,北上北京。沈阳方面告诉老外说, 队伍正在高原训练,不敢讲正在火车上,担心老外掉头直奔火车上查, 或者直接去北京堵住查,那就又坏了大事了。   老 外就说, 他们要去高原找队伍,咱们赶紧说飞机票有困难,一下子去不了高原,就是到了高原也不好找,连电话也不通,路不好, 还得骑毛驴才能进山等等,最 好的办法是, 我们设法通知马家军立即动身到北京去,再接受你们的药检吧。中国这么大,老外东南西北他弄不清。要从东北到大西南,哪那么容易?   老外懵了,他没办法了,只好同意回北京等候。这时, 沈阳方面赶紧动作起来,生怕老马象往常那样, 一到北京就亮相,正好撞上药检官,还是能查出来呀!   应该火速通知老马,到北京千万别露面,对运动员体内的药物抓紧稀释处理,隔几天再见老外,这样就查不出来了。   可是, 老马他们正在火车上,那时也没有用上手机, 时间紧急怎么通知呢?人急了还真有办法,沈阳方面算计好列车运行时间,先选择一个可靠的大站,最后认为郑州站比较合适,也来得及。   做了决定后,沈阳方面紧急求援沈阳铁路局, 电话打给管事儿的,要求立即设法, 跟火车上的马俊仁取得联系,说事关国家利益,切盼通力协作。   沈阳铁路局的人一听, 马上就明白了,他们抓紧时间, 通过铁路专线,先通知北京铁道部,转接郑州铁路局, 很快与关键人取得了联系,那是太紧张了!   郑州局的人接到电告,刚刚赶上那趟列车通过本站,一个头头火速登车,用最快的速度找到老马,告知老外药检飞到了沈阳等情况,并转告他立即采取措施。   本来,老马在火车上也会正常用药的,这下赶紧给队员停药,用稀释利尿手段加紧排泄,同时服用干扰药物。   一到北京, 全队下车, 悄悄的谁也没敢见,跟间谍一样,让车接上, 人不知鬼不觉到了黄寺, 住进了八一队一个小楼。   你看,从沈阳站到北京铁道部再到郑州站,从地方到军队,经过一连串的动作,总算为老马争取了时间!   四天以后,大概是28号吧,停药四天了, 马家军才在北京正面接受老外药检,这当然没事儿了,就这样渡过了这道难关,救了马家军。   这一次对马家军惊吓不小,整个破坏了老马的程序,所以不过几天打亚运会,打得那么艰难,张林丽只差半步就输了!这就进一步引起了老马的思想波动。   亚运会以后,突然传来消息,说游泳队出事了,老马是在一次饭局上得知的。饭前,老马情绪饱满兴高采烈,吃到半截,有人告了他这件事,他顿时愁眉紧锁情绪低落,饭局很沉重。此后, 老马很快提出来身体不好,要求离队住院治疗。不久后又提出, 先把男队交回沈阳,他不想带了。   从一次饭局发展到整个时局的变化,老队员人心惶惶。男队员说走就走,有的不辞而别,人们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我思绪万千又很疑虑,不敢相信这一切果真发生过。经过对多方面多人反复调查,此事还是确证不伪,我唯余惊悸不已。   沈阳虽是春暖花开,我却觉得天寒地冻,这黑土地冻的好厚实啊。   后来, 我与马俊仁先生多次交谈,他并不正面否定这一切,他苦于寻找问题的症结和解决的办法。   一提用药艰难,他就时时发出沉重的叹息。当弟子们终于造反之际,论打论骂论经济纠纷,老马尚能对弟子们做出若干辩解,唯独大家提出今后坚决不再用药, 因害怕发生游泳队的悲剧而要求回家离队,老马就语言无力,思想工作实在做不下去。   他反复念叨着一句话:这个事你们说的有道理啊,有道理啊!他同样为此付出了惨痛代价。他的悲苦之心,比人们更加无奈。   药 魔曾经给马家军带来辉煌,却最终给马家军造成了重创。想一想,究竟是谁把老马推到这一步的?是谁?是他独家要这么干吗?不,各级领导都有责任,我们海内外 十几亿华人也有责任,是我们过分企盼体坛多打金牌,只允许辉煌而容不得失利,人们共同把马家军送上了一条无比艰难的道路,你我他,咱们都有责任。   这支队伍兵变之后,1995年3月下旬的一天,第一次出门,从沈阳大院外出训练。汽车奔驰在漫漫沈大高速, 我随队同行。   北京马拉松没有打好,现在,谁都想转赴大连水上运动基地,封闭一段,恢复正规训练,然后再上高原进行强化,好在五月里下山,奔赴太原完成全国锦标赛。   孙玉森、李卫民、张琦带队,我继续推进采访。跟随马家军多年的孟会全师傅驾车前进,部分队员同车而行。   一路上,大伙儿因为成绩太差而少言寡语,郁闷不乐。连日来持续低温天气,车窗外风声呼啸,原野上苍天低垂,村庄农舍一片灰蒙蒙的。   吕亿和王媛开始吃东西,嘴里发出水津津的声音。这两位姑娘加上马宁宁,是马家军中三位大个子,马导说她们是亚洲最珍贵的中长跑材料,并时常把吕亿和王媛领到专家跟前显示夸耀。说她们明年的前程不可限量,后年的前程大放光芒。   而今,她俩却迷惘不知何去何从,令人惋惜。她们必须在即将开始的训练面前,在禁药面前,做出抉择。苹果吃完,车中复归沉寂。   突然,吕亿说话了,王媛也跟上问话,她俩的声带已明显变异:赵老师你说, 今后再用那些个药吧,查出来到底谁负责?出了事,将来还有人管咱吗?这一问把我给问住了,我很难用语言告诉她们事情的复杂性。   按 说, 是领导、领队、教练、队员四方都有责任。而从国际国内看,受罚的、曝光的往住是运动员。可是, 中国运动员包括教练员都是普通国家干部,他们哪有钱 买那么贵重的药?她俩分明在为自己的前程忧虑着,过早地结束运动生命,她们不甘心,练下去, 又怕不用药难以打出高成绩,倘继续用药, 又怕彻底毁了自 己。   兴奋剂魔爪还在袭搅着她们的心灵,使她们对于下一步该往哪儿走无法抉择, 陷入了困境。我不好回答得那么复杂,便沉沉地对她俩说:只要你们不再吃用,就谁也不用负责了。   至于国家和社会如何对待被查出的运动员,从各国看,啥情况都有。咱们国家目前反兴奋剂是很坚决的。听说这一条马上要写入体育法,与过去将有质的区别。   姑娘们沉默了。   我在想,昔日铁军,却在小小的兴奋剂面前如此软弱,这样一支愁肠百结的队伍,终究会垮掉的。药魔不仅给运动员的人生造成悲苦伤害,更对中国的体育事业造成重创。   吕亿忧忧地说:不用药真的跑不动,稍微一跑就累的不行。我说, 再坚持一段试一试,看看能不能顶上去!她惨然一笑说:我又想起了马导那些吓人的话,吃上药,枪子把肚子打个血窟窿还要跑!   随队医生张琦, 日子也熬得挺苦。在以往的岁月里,每当队员们心中苦恼悲痛之际,便依偎在张琦身旁,从她那絮絮叨叨中寻找一点安慰。她们亲切地管她叫张姨。   其实, 张琦也是一个瘦弱女性,大眼镜占了半个脸,面色永远是苍白的。她毕竟是过来人,还做了母亲,丈夫是国家射击队的名将,后来留在国家队当教练。   张 琦最早在丹东学医、工作,马俊仁通过省里领导, 把她选到队里来做保健医生。但是, 平日里给队员用药,老马并不靠她,那一套用药法因人而异,也只有与训 练相结合才能奏效。就是说, 张琦对于兴奋剂的使用实际上没有把握。她主要在队员和老马之间起调节缓冲作用,后来从感情上逐渐倾向于苦难的姑娘们。   偏偏在1994年7月,队伍上大连时候,老马并没有带着张琦同去大连,张琦被迫与朝夕相处的队员们分手了。   那一次,张琦就与队员们生离死别了一回。老马带着张琦药单换来的1000万元,扬长而去。我的分折,如果大连那半年间,张琦女士仍在队中,马家军很可能不会发生兵变。   现在,姑娘们跑回沈阳,重新投入了张琦怀抱。张琦归队, 夫妇两地分居,于是这群女性更是相依为命在一起,就像一只母兔领着一群小兔,老的小的屡受惊吓,它们对自然界的食肉动物没有抵抗能力,一有动静马上支楞起耳朵,惊慌不已仓皇奔命。   我在队里的那些日子,正逢队员们何去何从难以抉择心中苦不堪言的关头,她们依偎着张琦,对兴奋剂共同发愁,悲苦气氛浓的化不开。   张琦内心也厌恶兴奋剂,她觉得如果再用下去,这帮孩子就会连她张姨一块儿恨,她怕,她怕伤害彼此的真情。   可是,如果一点儿不用,这帮孩子照样会毁掉前程,从群众到领导都在向她们要成绩,她们的价值同运动成绩紧密相连分不开。   张琦比她们多懂一点中国社会,所以同时陷入了两难境地,整日痛苦不堪,母兔小兔相对垂泪。   近日在沈阳恢复训练,张琦早晚不离医务室。守着一口大锅,为孩子们熬中草药,然后舀到一个个茶缸里晾好,等待着孩子们训练归来,亲自看着她们不凉不烫地喝下去。   每当这时,我就从张琦身上看到了中国女性足够的坚强和韧性。她希望通过这些古老的虫虫草草能起到少许弥补作用,她认为靠队员们的老底子加上这些野果苦根,能给全队带来一点欢笑。   日子一天一天艰难渡过,外面的舆论久不平息,爆炒马家军持续升温,队员们的思想几度反复。母兔和小兔从沈阳到大连水上基地,好不容易熬到五月份,开赴太原一亮相,还是一场惨败,唯有王军霞一人奋勇夺取了5000公尺一块金牌。   当 时,我和张琦在看台上坐在一起,她先是扯着尖利的嗓子给王军霞加油,那声音像尖刀在玻璃上刺啦刺啦地划,撕心裂肺。直到王军霞冲刺夺冠,张琦的喊声就没有 断过。继而以手捂脸,眼泪汪汪的,她哽咽着对我说:这块金牌太不容易了,赵老师,我指天保证,王军霞真正没有用药,半点儿没用,我们太难了!   说着突然又笑:这次比赛证明,王军霞不用药也能行!说完又哭。兴奋剂啊兴奋剂,它把这支队伍的每一个人都整疯了。尽管她们有着足够的坚强。   在 沈阳,在大连水上基地,姑娘们拼着老本训练,非常痛楚,但一致拒绝服用任何涉嫌药物。她们宁可不要成绩不再出名,也不愿再受药魔摧残。断断续续之间,她们 对我的回忆诉说, 凄婉悲凉,同时有一种长期憋屈一朝释放的感觉,仿佛她们从地狱里走了一圈,重新回到了人间。请注意她们悲切恐怖的诉说:   “想 想马导带队那阵儿,真是太悲惨了,一个正常人哪能用那么多药?一把一把的。我们的内脏都得过病,主要是肝上受药物影响太大。白天训练累得要死,晚上睡着 后, 还让肝疼把人疼的醒过来,刚睡着又疼醒了。马导为了让我们的内脏少给他添麻烦,为了保证持续训练,就让我们集体去做阑尾切除手术,不管有没有毛病, 每人都要挨一刀!正常人谁受这个罪?”   我问:“你们都必须切掉阑尾吗?”   答:“都切了!谁能躲过去?时间是九四年六月,准备往大连搬家的时候。队里人人担心,说不定哪天哪个内脏就要出大毛病,就要心脏爆炸,就要肝坏死!马导的办法就是哄着瞒着,能哄一天算一天,只要你还能训练还能跑, 就成。他决不允许我们上医院检查身体,谁提出来谁倒霉。”   我说:“你们是人,为什么不让检查身体?”   答:“那还用问呐?对外界来说,医生检查身体,容易发现队里大量用药,马指导最怕泄密!对我们来说,一旦你知道自己的内脏出毛病,就会抗拒用药,轻的闹情绪,重的就不再练啦,所以对内对外都要保守秘密。”   问:“能谈的具体一点吗?”   答: “有一次,吕亿的肝疼的厉害,整晚上都睡不着,马导不管,还说是吕亿自己吃零嘴吃的。接着吕欧、刘丽、王媛、马宁宁,好几个人闹肝疼。我们都长大了,谁不 明白咋回事儿啊?实在疼的没办法了,大伙儿合计着,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还是应该去医院检查。马导当然不会让去,我们只有自己偷着去。那天上午,刘丽、马宁 宁、吕欧、吕亿、王媛五个队员,自己冒险上了医院,主要是想化验肝功能。大伙儿心里头怕的不行,得了病害怕,让马导发现了更害怕。结果,还是让马导给发现 了,这下子可闯了大祸!”   问:“马导怎么发现的?”   答: “用他的话说,我们斗心眼儿斗不过他。你寻思吧,如果上午做化验,早晨最好就不要训练。这五个大个子没练,场上少了五个大活人,很明显, 这还不引起他的 警惕?上午五个人偷偷外出去医院,下午就给他知道了。晚上,马导下令开会,他大动肝火,连训带打, 那天那通臭打呀,可把我们五个给打坏了!打刘丽,老队 员,打的最重,耳刮子、大板凳子,把刘丽打的乌眼青,没法见人,好些天退不下去,家里人看见问怎么回事,刘丽只敢说是碰 到桌子上碰的。当时刘丽彻底绝望 了,我们都觉得活在这世上实在没什么意思。那一次,刘丽伤心地哭了一晚上,忍着疼, 把行李东西都收拾好了,一天也不想再干下去!马导又反过来哄我 们……。后来到了大连,我们都有轻生的想法,想跳大海……”姑娘们哽咽着说不下去了,泪流满面。   沉默片刻。我问:“既然不让检查身体,你们还照常吃药吗?”   答: “那次上医院挨打, 是七运会以后的事,大伙儿逐渐产生了抗拒心理。到了亚运会预选赛之后,特别是1994年7月搬到大连,多数人开始偷偷扔掉口服药。我 们队里针剂和口服同时使用,马导亲自打针,谁也别想躲过去,口服药每天好几次,他没法看得住。当着他的面,我们一只手把营养药吃下去,另一只手藏着违禁 药,他一走就扔,一把一把地扔!马导平时总说, 这些药多贵多贵,我们照样扔。扔的多了!”   我问:“打针,多长时间一次?”   答:“主要是备战阶段打的密。每个人具体情况也不一样。训练紧张时,差不多隔一天打一次,除了打EPO,还打好几种别的针。像丙睾酮啊什么的。到了比赛期间, 主要打双清睾酮速效9303。”   我问:“据你们了解,马导用药的剂量比别的队是大还是小?”   答: “特别大。在我们记忆里,原先一支EPO应该打三个人,到了马导手里,开始两人打一支,一人半支,那时马导还在队员当中回避回避,俩人俩人叫到一块儿,打 完一对儿再叫一对儿。到了九三年,就是斯图加特之前, 在青海高原训练, 干脆一人打一支。后来他就嫌麻烦,这还回避个啥呀,一人一支,人又多,大伙儿集 中到一个屋里,一起打就行了。全队用药量很大很密, 打针太频繁了,今天这种药,明天那种药。几乎每人每天要打一支。有时上了火车也打,马导他真够累 的!”   我问:“除了马导亲自动手,还有别人替他打针吗?”   答:“没有别人,全是他亲自打。他谁也不相信。”   我问:“每个队员的具体情况, 除了马导别人也难以掌握? ”   答:“对啊。马导经常拿着那张计划表,他要看着表做参考,按表上的时间给我们打针。你刚才问为啥在火车上还打针,就是这个计划表,起规定作用。比如表上指示今天应该打,今天咱队正在火车上,在卧铺上,他就不乐意耽误,照常注射打针。”   我问:“打针通常是打臀部吧?”   答:“对呀。”   我问:“那么要在火车上打针,人来人往的, 脱裤子多不方便?”   答:“火车上的卧铺是一格一格的,要是给一个人注射,别的队员就自动围住卧铺口儿,放点哨,挡着点儿呗,不能让人看见。对于我们来说,那阵儿打针太正常了,人都给打麻木了。啥也不愿多想,何必想一回伤心一回。”   问:“打针的时间性是相当讲究的?”   答: “早了不行,晚了也不行。平时训练要打针,还是按天计算,弄不错日子就行。一到比赛期间, 打9303,打9421,那就需要按小时计算了,错半小时也不 好使。马导特别讲究时刻。比如今天下午比赛,把检录的时间,把作准备活动的时间, 都计算好,估计打发令枪的时间应该是5点钟,而速效9303的药 性, 要在注射后4小时发挥作用,那么, 就是中午1点钟必须打针,或者稍稍提前十几分钟。记得比赛期间,每次吃中午饭,我们心里都掐着时间,往往是饭后 过一会儿,就开始打针,一点儿不能耽搁。”   我的心在颤抖,我的手在颤抖,就像我也被狠狠地打了一针。   长期使用兴奋剂, 使马家军队员们的心灵倍加脆弱。越是缺乏人性的地方,人们对人性的渴盼就越强烈。   队员们纷纷给外面的亲友发出血泪交流的信件,企盼得到人间的亲情和理解。有的队员给父母兄弟寄上深夜哭诉的录音磁带,渴望着有一天回到父母怀抱,能得到家人的宽容。   这 里, 有一盘马宁宁在1994年18岁生日那天,寄给父母亲的录音磁带。王军霞曾经说过, 马宁宁是一位中长跑天才,她17岁在济南参赛,就打破了 3000米世界青年纪录,那是张林丽一年前创造的。她俩的姐妹关系也最好。印象中马宁宁很开朗,有说有笑,这时, 她却对着小录音机,哭泣着向爸妈诉说:   …… 那一年,我刚过了十六岁生日,爹和妈送我到沈阳训练,我不愿意留在马导这个组,哭着要跟爹妈回家,妈急了,动手扇了我六个大嘴巴子,嫌我没有志气,逼着我 留下来。当时你们走了,我三天三夜没睡觉。我不怨妈,这辈子我感激还感激不过来。我下定了决心,一定要练出个样子,给爹妈争气。你们希望哥哥能考上大学, 哥哥没有考上,你们只有把希望寄托在女儿身上。可是我的压力太沉重了,两年来,每晚我都伴着眼泪睡觉,含着眼泪进入梦乡,盼着明天会好,可是明天更加沉重 啊!我来到这个可怕的地方,两次差点儿自杀。我怕你们承受不了啊。爹!妈!每当你们在电话里对女儿说,多出成绩,多出点儿名,好为家里多挣点儿钱,我就好 难受,我常常想到妈做机器活儿的时候,累成那个样子,女儿多么心疼,我常常想到爹总是闷闷地喝酒,我知道那是愁的,女儿多么担心。我要为你们多挣点钱,女 儿不是没有志气的人。但是, 出名儿的背后是什么?过去我不敢告诉你们这里的真相,每次写信、每次电话,女儿告诉你们的都是虚伪的话!开始我想,来到这个 组,该是命中注定,我拼命地跑,拼命地练,也拼命地吃他给我的那些药。可是这些药对我们女孩儿来说,副作用有多么的大。时间一长,我们都变了,走在大街 上,一说话,大家都以为我们是男孩子,当人家问起我们是男还是女的时候,我的心都要碎了……。为了报答爹妈的恩情,我还是吃了,还是用了!正因为这些药, 才使我们姐妹的自尊心受到极大伤害。女儿今天才十八岁,女儿心灵上受的折磨不次于成人啊!(哭泣)爹,妈,我现在还在拼命地练,我明白,只有服用那些药, 才能超过别人,才能跑出好成绩,可是女儿不想背叛自己,我决不再服用那些东西,我要为做一个真正的女人而斗争!我好害怕自己退役后成了家,有了孩子是畸形 儿,给孩子带来先天性的疾病,甚至不会生育!这一切,世上又有谁知道?多少人把我们当明星当偶像,崇拜我们,又有谁了解我们的内心世界?稍微了解一些内幕 的人,又有多少人瞧得起我们,在我们背后指指点点,说我们不男不女,不是个好女人,这是多么大的耻辱啊!也有男孩子追求过我,因为我的自卑,我拒绝了。 爹,妈,本来女儿不想跟你们说这些,我想了好久好久,但是我害怕女儿有一天做出对不起你们的事情,我怕你们不理解女儿啊!多少次我想逃跑,去四处流浪,是 死是活天注定,每一次,我都说服了自己,留在了队中……这些事情姐妹们都陆续跟自己的父母说清楚了,想让自己世上最亲最亲的人理解我们。我们小小年纪,已 经饱经风霜,我们付出的太多太多……。今天,是女儿十八岁生日,我独自一个人站在田径场上,眼望着家乡的天空,从心里唱着祝福自己的生日歌(她在哭着 唱):祝我生日快乐,祝我生日快乐……没有人为我祝福!妈,记得我小的时候过生日,你拿着鸡蛋,在女儿身上滚呀滚或……。(痛哭)。妈啊,女儿想你啊,我 已经失去了多少做人的欢乐,我再也不想做男孩子,我再也不想挨打受骂受侮辱,我再也不想让人把我们当做赚钱的机器,再也不想让别人把我们当驴,没有尾巴的 驴啊!从我十三岁进体校到如今,女儿离开爹妈已经五年多,总有一天,女儿精神上要崩溃的!女儿的心,已经老了……亲爱的哥哥,你听了妹妹的话,你也许会大 哭一场,但是妹妹实在没有别的办法,我必须说出来啊!我多么想找个肩头靠着哭泣。……现在夜已经很深了,我没有丝毫的困意,今天,我总算是把心底的话说给 了我的亲人们。只希望爹妈对女儿不要期望过高,期望越高,女儿害你们越深啊!……   这盘坦露心怀的录音磁带在许多队友的心中产生了强烈共鸣。当她们稍有空闲的时候,就从马宁宁那里悄悄地借来磁带偷听,每个人都难以抑制自己的泪水,听一次痛哭一次,听一次反省一次。最终,她们要讨回人的至尊:“要为做一个真正的女人而斗争!”   细心的读者也许能够想到: 怪不得成绩极好的刘东, 刚刚打了800米全国冠军, 就非要离开马家军不可……   1995年3月底,我仍在这些昔日马家军当中采访生活。一天早晨,王军霞哀伤地找我,交给了我一封信。我疑惑地望着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王军霞强忍悲痛只说了一句话,泪水就涌了出来,她说:“马宁宁走了!”我当时一怔,急忙打开这封短信:   尊敬的赵老师:   您 好!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怀着万分难过的心情,离开了这块伤心地。我带着满心的痛苦和遗憾,只能这样离去。我别无选择,这一天我已经祈盼了好久好 久。我将在新的环境里重新振作起来,完全改变自己,让时间和苦读来帮我忘掉过去的一切伤心事,我要去西安工大读书。此时此刻,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只 有眼泪。出去以后,我会选择一条自己喜欢的路,重新开始我的人生!我一定会做你最忠实的读者,有麻烦别忘了来找我,我愿意永远站在正义的一边。别的我不会 多说什么了,现在我实在太激动了……。   马宁宁敬上1995年3月29日   天才马宁宁, 终于和这支队伍不辞而别。   在王军霞将要失声痛哭的时候,她扭身跑了出去。漫漫跑道上,她们又失去了一个同甘共苦的小姐妹。   马宁宁毅然奔向了自己心中的乐园。灿烂阳光和充满着文明元素的大学校园, 接纳了这个苦命的孩子,一个世界中长跑青年纪录创造者。   我把这封短信收起来,默默地祝福她,为她的新生长舒了一口气,谁知前路孰喜孰悲?她离队时,居然没有向运动队提出任何要求,没有任何条件,也没有索要一名专业运动员的任何手续,没有同任何领导者告别――马宁宁就这样走了。   决不仅仅只有老队员是兴奋剂的受害者,我再次想说,马俊仁同样也是受害者。老马不过是一位实用至上、辛辛苦苦、心强手硬的教练员而已。队员们最终把多年怨气撒到了他身上,她们似乎也只能向着教练员撒气或者报复。   的 确,老马负有难以推却的责任,他和国内外许多教练员一样,是兴奋剂在本小组的直接推行者,运动员不冲教练撒气儿冲谁?但是,老马的背后是什么呢?运动队的 背后是什么?体坛的背后又是什么?有民族的自省,始有民族的强大。以往的误区,沉痛的教训,当使我们每一个同胞清醒些,再清醒些。   在 马家军全队出走的前夜,队员们给自己的教练郑重地交上了一份《辞职报告》,这个报告比之老马当初的《辞职报告》要精短的多。队员们在报告中只谈了一个问题 ――还是兴奋剂。正是这一点,使老马万分苦恼,身心憔悴,却无从解释。老马是一贯炒别人鱿鱼的人,最终让兴奋剂这个妖魔炒了他的鱿鱼。这份报告此前从未公 开披露过一字,现在我们亮一亮底细:   马导:   我们大家都苦练了这么多年了,马家军也已经名利双收。在现在这种形势下,您的身体不好,我们感觉身体也不好,所以想同您商量,大家都退下来,不希望出现游泳队的结果。   签名:   王军霞、曲云霞、张林丽、刘莉、张丽荣、马宁宁、   王小霞、吕亿、吕欧、王媛、姜波、董延梅、葛欣、尹莉、   白雨、胡滨、姚雪梅。   1994年12月12日   最后一句话,重如泰山。当时,身在大连基地的17名新老队员全部签名, 无一遗漏。基地没有复印机,在签名之前,姑娘们一连抄写了一式五份,以便多人留存。17名队员, 便把自己的名字在报告上一连签了五遍。   当晚, 她们把报告交给老马,随即爆发了一场漫长而又激烈的谈判。老马肝胆欲裂,自食其果,他不知道该去骂谁,他解释不好这个最糟糕的问题。   所以说,马家军兵变的直接原因,并不是长期以来传说的经济纠纷。   报告中“在现在这种形势下”一句,指的正是国家游泳队等十一人服用兴奋剂被查禁的最坏消息。   国际国内,四面楚歌。所以大家“不希望出现游泳队的结果”,也就是不愿意被查出来遭到全队解散。这次兵变的全过程和更多的剖析,我将在后面章节中向读者报告。   我也很难,这部报告文学, 不谈兴奋剂问题,就不够真实, 也无法解释马家军成败始末。   由于马家军队员受到兴奋剂毒害尤为深切,所以,她们在揭露和反对兴奋剂问题上相当坚决,毫不退却。   一方面, 她们决不到处乱说,以免被国内外某些组织和个人所利用,警惕性很高,另一方面,她们又坚决支持自己所信赖的作家,深切期望最终达到全民族吸取教训的崇高目的。   是她们在我采访过程中不断地给予我信念和力量,我深深地感激她们。生活中的事实教育着我,不容我做出虚妄的避让。   她们对马俊仁多有成见,这一点我能够理解,尚且难以同诛同讨。而从其它方面看,我们这些成年的知识分子,却远远不如她们纯洁透明, 真诚自信。   尤其使我深受感动的,是她们饱含心血,联名给我写了一封信,给我以极大支持。现在, 我愿意把这封浸蘸血泪的书信,敬献给亲爱的读者们。原信如下:   尊敬的赵老师:   您好!久闻您大名,非常相信您是一个正直的、富有同情心的作家。你来我组搞调察(查)研究,提起了过去。那真是一段血和泪的历史,我们愿意为您提供一切宝贵资料,把事实的真象(相)留给历史,把我们的冤屈告诉无数正直、善良的读者。好为我们伸冤平反。   我 们向您倾诉的,马教练多年来对我们的打骂虐代(待),都是真实的。多年来引诱、逼迫我们大剂量的服用违禁药品,也是最真实的。在揭露这些的时候,我们的心 情非常沉痛复杂,还担心祖国的名誉受到损害。同时对我们流血流汗所获金牌的“含金量”也很担忧。但是这些罪行又必须揭露,因为我们不想让同类事情发生在下 一代人的身上。这些非人的折磨,已经使我们到了崩溃的边缘。   同时,我们也考虑到了您在披露事实真象(相)的过程中,也许会遇到阻挠和迫害。(以下为怀疑指责马俊仁的话,此略。)……但是我们不会让您孤军奋战,在困难时,我们会挺身而出,全力支持您。这是为了祖国的体育事业健康发展,是为了人间的那一份道义和良知。   我们代表所有身受迫害的队友们,向您表示最真诚的感谢!   可怜可怜我们吧!我们还是一群孩子呀,我们是人,不是一个机器,更不是什么牲畜,我们需要过人的生活,我们有做人的权利,我们需要自由!   此致   叩首   签名:王军霞、刘东、张林丽、刘丽、张丽荣、吕亿、马宁宁、吕欧、王小霞、王媛。   一九九五年三月二十八日   沈阳   这封信由王军霞等几个人讨论,由王军霞亲自执笔写就。她恰恰是队伍中获得金牌最多、荣誉最多的人。她毫不顾忌自己的得失,一切为了理想, 为了后人,这需要多么深沉的思考,需要多么巨大的勇气,需要多么纯粹的品格。   这封信, 促使我在田径队大楼的宿舍里激烈地思考着。我反复捧读它,一遍又一遍,我彻夜不眠,我手里捧着的分明是一颗颗中华儿女鲜活的心。我经历了一场灵魂的拷问。渐渐地,我冷静下来,渐渐地,就有了现在这本书。 责任编辑:刘德宾 SN222相关的主题文章: